首页 >越闸资讯>社会>被控三宗罪,东莞五星酒店卖淫案主犯“太子辉”申诉被驳

被控三宗罪,东莞五星酒店卖淫案主犯“太子辉”申诉被驳

2019-11-08 16:20:14 作者:匿名

新京报(记者李一帆)五年前,东莞太子酒店在“扫黄风暴”中倒塌。绰号“太子”的梁姚辉是这家酒店的主人。2017年,他被指控组织卖淫、串通投标和由其所在单位行贿三项罪名。他被判终身监禁。今天(10月15日),新京报记者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省高级法院)确认,他对刑事判决的上诉不符合再审情况,被驳回。

梁姚辉。图像数据的屏幕捕捉

许王子被指控犯有三项罪行,并对判决提出上诉。

2014年,太子酒店及其业主梁姚辉卷入东莞的“扫黄风暴”。广东省高级法院在司法文件网上发布的文件显示,从2004年到案发时,广东省高级法院经营的桑拿中心一直在为妇女组织大规模的长期卖淫活动。组织卖淫的人数特别多,组织卖淫的收入特别大。

2017年,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梁姚辉利用王子饭店组织卖淫活动,构成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判决还显示,除了梁姚辉因组织卖淫、串通投标和行贿被判无期徒刑外,被控方起诉的其他46人分别被判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和协助销毁证据。

10月15日,东莞五星级酒店的卖淫案件有了新的发展。《新京报》记者询问了中国司法文件网,发现广东省高级法院发布了一份题为《梁姚辉组织卖淫、串通投标、贿赂拒绝投诉单位的通知》的法律文件。

文件显示,梁姚辉以组织卖淫、串通投标、索贿罪,向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起诉了中法刑事法院第39号刑事判决和广东省高级法院(2018年)第1038号刑事判决。

一方面,梁姚辉认为,最初的审判认定他根据王子酒店的经营、人员和财务情况组织卖淫。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在量刑方面,即使他构成组织卖淫罪,他也不是主犯,也没有参与王子酒店桑拿中心的实际运作。原审判没有考虑从轻处罚的法律和自由裁量情况。他的量刑非常重,违反了刑事责任与惩罚相适应的原则。

公开资料显示,王子酒店成立于1995年,最初注册为黄江连城机电设备公司的股东和梁姚辉的父亲梁藻嫩。1997年,股东变更为梁姚辉和他的儿子,分别占90%和10%的股份。梁姚辉实际上控制了这家酒店。1998年12月,王子酒店桑拿中心由王子酒店建立和管理。法院发现,自2004年以来,王子酒店桑拿中心逐渐成为大规模卖淫活动的场所,组织妓女,包括许多未成年人,吸引客人到桑拿中心消费和获利。

2014年2月,央视曝光了东莞王子酒店等桑拿浴室存在色情服务。在“反色情风暴”之前,街上挤满了年轻的女士。北京新闻信息地图

法院:他没有提交证据证明酷刑的存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广东省高级法院在《关于拒绝梁姚辉组织卖淫、串通投标、贿赂单位投诉的通知》中,对梁姚辉的投诉理由逐一作出了答复。

针对梁姚辉的申诉,广东省高级法院认为,共同被告的陈述、证人的证词和文件证据可以相互核实,这足以证明梁姚辉是王子酒店的实际经理,对王子酒店,包括桑拿部拥有决策权。他是王子酒店桑拿中心组织卖淫活动的决策者和控制者,也是组织卖淫罪的主要肇事者。梁姚辉抱怨他没有参与王子酒店桑拿部的管理,这显然与事实不符。

针对梁姚辉提出的“一审未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诉,广东省高级法院认为,广东省高级法院没有提交相关证据证明他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逼供,调查机关依法记录了他的无罪供词和对该行为的辩护,并且不存在供词内容与其真实意思不符的情况。

广东省高级法院认为,梁姚辉及其同谋长期以来一直在王子酒店桑拿部组织他人卖淫。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组织卖淫罪。此外,组织卖淫需要很长时间,卖淫的数量和频率很大,利润也很大,这构成了一个严重的案件。作为王子酒店的股东和实际管理者,梁姚辉在王子酒店桑拿部组织卖淫活动,在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中发挥了最大作用。原审判结合了各种量刑情节。根据法律,他因组织卖淫罪、终身剥夺政治权利和依法没收所有个人财产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最后,广东省高级法院认为,梁姚辉的上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申请的解释》第三百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再审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申请的解释》第377条的规定,申请被驳回。

校对李香玲

彩票app 吉林快三投注 时时乐走势图 广西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waatptr.com越闸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